新闻分类
百家讲坛》名家解读历史 “一带一”与扬州有缘
2017-09-23 06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昨天下午,“百家讲坛”主讲人唐博登上扬州市图书馆“扬图讲堂”,主讲《“一带一”的历史解读》。

  “一带一”与扬州有着不解之缘。“一”指的是丝绸之,历史上,丝绸之不仅有陆上丝绸之,而且还有海上丝绸之。尽管陆上丝绸之的终点是唐朝的首都长安,但经由陆上丝绸之远道而来的客人或商人,并不全是停在长安,而是向中国腹地发散、行走、游历,扩大他们的影响,同时将腹地的文化等带回自己的国家,这其中,扬州就起着不容忽视的重要作用。

  比如,在扬州一座西汉竖穴土坑木棺墓中,出土了26枚圆形带有外国字铭文的龙纹铅饼和6枚长条形龟背纹铅饼。这说明,至少在西汉时期,扬州就已经有了中外交流的案例,这也许就得益于丝绸之。

  丝绸之不仅是中外贸易之,也是教文化交流的之和多民族文化的融合之。

  1877年,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其著作《中国》一书中,把“从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,中国与中亚、中国与印度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条西域交通道”命名为“丝绸之”,这一名词很快被学术界和大众所接受,并正式运用。其后,历史学家郝尔曼在20世纪初出版的《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》一书中,根据新发现的文物考古资料,进一步把丝绸之延伸到地中海西岸和小亚细亚,确定了丝绸之的基本内涵,即它是中国古代经过中亚通往南亚、西亚以及欧洲、北非的陆上贸易交往的通道。

  随着时代发展,丝绸之成为古代中国与所有经济文化往来通道的统称。有西汉张骞开通西域的通道“西北丝绸之”;有北向蒙古高原,再西行天山北麓进入中亚的“草原丝绸之”;有长安到成都再到印度的山道崎岖的“西南丝绸之”;还有从广州、泉州、杭州、扬州等沿海城市出发,从南洋到阿拉伯海,甚至远达非洲东海岸的海上贸易的“海上丝绸之”等。

  海上丝绸之航线在汉代形成。唐代广州是中国的第一大港、世界著名的东方港市。由广州经南海、印度洋,到达波斯湾乃至非洲东海岸的航线,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。宋代泉州取代广州,成为中国第一大港。元代有“海上香料之”。明清两代,由于实行海禁政策,广州成为中国唯一对外的贸易大港。广州的海上丝绸之贸易比唐、宋两代获得更大的发展,形成了空前的全球性大循环贸易,并一直延续至鸦片战争前夕而不衰。鸦片战争后,中国海权,沿海口岸,成为倾销商品的市场。从此,海上丝一蹶不振,进入了衰落期。这种状况贯穿整个时期,直至新中国成立前夕。 “一带一”的历史留下的是,要走出去,请进来,交流,合作共赢。重视人的交流和人文要素的融合。记者 车林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ecargaelsadomovil.com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