邂逅西湖捡一段古典的爱情时光
2018-01-10 12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。有桥的地方便有故事,低卧湖面、曲曲折折的长桥,为人所熟知的爱情故事便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了。

  东晋时期,浙江上虞县祝家庄,祝员外之女英台,自幼随兄习诗文,慕班昭、蔡文姬的才学,恨家无良师,女扮男装,赴杭求学,途中邂逅会稽书生梁山伯,一见如故义结金兰。两人在杭城万松书院,同窗共读形影不离,同学三年情深似海。祝父思女写信催归,梁祝分别难分难舍。十八里的相送途中,英台不断借物喻意,暗示爱情。山伯忠厚,不解风情。英台无奈,谎称家中九妹,品貌与己酷似,愿替山伯作媒,可是梁山伯家贫,未能如期而至,待山伯去祝家求婚时,祝父已将英台许配给家住鄮城(今鄞县)的太守之子马文才。二人楼台相会,临别:生不能同衾,死也要同穴!后梁山伯任鄮城县令,忧郁成疾不久身亡。英台出嫁时,绕道梁山伯墓前祭奠,突然风雨,坟墓爆裂,英台翩然跃入,墓复合拢。风停雨过后,彩虹高悬,两只蝴蝶,蹁跹起舞,传为梁祝两人之精灵所化,情侣依依,形影不离,比翼双飞于天地之间。

  梁祝化蝶,蹁然双飞,留给西湖的是一座少松的书院,一道不长的长桥。有人说,梁山柏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,是中国古典悲剧的颠峰,最完美地表达了东方男女的的情感。

  西泠桥,一座相思桥。这种爱情是孤独的、凄凉的,这种爱情又是发自真诚却又永远无法得到响应的,这是属于西泠桥畔一个叫苏小小的人。

  自古以来,文人墨客大多好传诵三贞九烈,却鲜少有人称赞风尘女子。而苏小小,南齐时钱塘第一诗伎,却引得无数才子竞折腰。

  苏小小才貌双全,只可惜身世凄凉,自幼父母双亡,生活所迫,沦为歌妓。一朝与名门公子阮郁邂逅,一见钟情,却因阮郁家中百般阻扰而分离。后来偶遇穷苦书生鲍仁,倾囊助其赶考。第二年春,苏小小在对情人的思念中郁郁而终。

  苏小小死后葬于西泠桥畔,前有石碑,题曰:钱塘苏小小之墓。有诗云:“湖山此地曾埋玉,花月其人可铸金”。墓上覆六角攒尖顶亭,叫“慕才亭”,据说是苏小小资助过的书生鲍仁所建。

  “生在西泠,死在西泠,葬在西泠,不负一生爱好山水”是苏小小的遗愿,西泠桥畔的埋香之所,既了却了佳人遗愿,又为西湖山水增色。

  断桥残雪是西湖上著名的景色,以冬雪时远观桥面若隐若现于湖面而称著。属于西湖十景之一。断桥残雪是欣赏西湖雪景之佳地,中国著名的民间传说《白蛇传》,为断桥景物增添了浪漫的色彩。

  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总与西湖、断桥、雷峰塔密不可分。杭州民谣中有“断桥不断”之说。当年,白蛇与许仙就是在这里相识,同舟归城,借伞定情;后又在此邂逅,心生爱恋。在经历水漫金山之后,又是在断桥邂逅重逢,再续前缘。

  与梁祝“生不能同衾”只能死后同穴的悲剧相比,白娘子和许仙是有情人结成了眷属,但人妖之间的天然鸿沟,使白娘子最终逃脱不了被镇在雷峰塔下的宿命。相识雨中似乎早已注定了结局的悲凉,许仙赠伞似乎埋下了两人离散的伏笔,当白素贞踏上了许仙的船,纵然雨打船篷发出了无数的疑问,纵然舟行波心面对一片浑然和茫然,白素贞爱得义无反顾。问情为何物,直教人相许。人们对爱情的向往从来都是相印相通,再多的与桎梏,也无法爱情的勃然生发。

  长亭外,古道边,那个被寒冷笛声送走的背影,既有可能是年轻时的风流恋人,也有可能是知交好友,又何尝不是李叔同自己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ecargaelsadomovil.com 版权所有